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过刊回眸
价值工程2019年
价值工程2018年
01期
02期
价值工程2016年
价值工程2015年
价值工程2014年
价值工程2013年
价值工程2012年
价值工程2009年
价值工程2011年
价值工程2010年
价值工程2008年
价值工程相关
 
期刊导读

国外发展影响力投资的先进经验及其对我国的借鉴意义

Advanced Foreign Experience in Developing Impact Investment and Its Referential Significance for China

孙小乐 SUN Xiao-le;杨子冉 YANG Zi-ran
(上海金融学院,上海 201209)
(Shanghai Finance University,Shanghai 201209,China)

摘要: 影响力投资是一种正在兴起的潜力巨大的投资性资产分类。它目的在于取得经济回报的同时获得可衡量的社会和环境影响。解决了一直以来经济收益和社会影响力不可兼得的问题。本文首先运用案例分析的方法介绍了影响力投资的概念,对影响力投资发展的意义进行了讨论。其次,运用对比分析和案例分析的方法,分别介绍了国外和中国影响力投资的发展情况,指出了我国影响力投资发展过程中的不足之处,以及国外影响力发展的先进经验。最后,我们借鉴国外的先进经验对我国进行影响力投资的发展提出了几点建议。
Abstract: Impact investment is an emerging asset class with immense profit potential. Aiming at creating economic profits and gaining impact returns simultaneously, impact investment resolved the dilemma of pursing investment return and building up social impact. In this paper, we use the case analysis method to introduce the notion of impact investment and discuss the profound meaning of the development of impact investment. We analyze the develop environment for impact investment both in China and in developed country by using comparative analysis, case analysis, and data analysis. Integrating the comparison between China's social and economic environment for impact investment and those of developed countries, we propose several suggests for the development of impact investment in China.
关键词: 影响力投资;经济收益;慈善;社会企业
Key words: influence investment;economic benefits;charity;social business
  中图分类号:F830.59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6-4311(2013)29-0011-03

1  何为影响力投资
1.1 影响力投资的首次提出
所谓影响力投资,就是企业,社会组织,或者基金进行的一种在获得金钱收益的同时产生一定的社会和环境影响力的投资。对社会和环境的影响力,其实就是一种非金钱收益(non-financial effects)。
这个名词真正进入全球大众的视野则是在2010年。当年11月,摩根斯坦利与洛克菲勒基金会联合发布了一份研究报告,把影响力投资正式定义为一种正在兴起的投资性资产分类(An Emerging Asset Class)。根据这份报告及另一份由咨询公司摩立特集团发布的相关报告,影响力投资是指任何“主动投资于既能创造社会效应和/或环境效应、又能为投资者带来各种收益水平(从收回本金到高于市场)的企业和基金。”
1.2 影响力投资的定义
影响投资是一种投资到公司、组织和基金,产生可衡量的社会和环境影响和经济回报的一种投资方式。影响投资在新兴市场和发达市场都可以进行,目标范围根据情况从低于市场回报率高于市场利率变化。影响力投资往往根源于社会问题或环境问题。影响力投资者积极寻求将资本投入可以产生积极影响力的企业和基金中。影响力投资围绕着不同资产类别的投资而产生,例如私募股权、风险投资、债务、和固定收入。
1.3 影响力投资的对象
影响力投资的对象主要是社会企业。社会企业不是纯粹的企业,亦不是一般的社会服务,社会企业透过商业手法运作,赚取利润用以贡献社会。它们所得盈余用于扶助弱势社群、促进小区发展及社会企业本身的投资。它们重视社会价值,多于追求最大的企业盈利。
2  影响力投资存在和发展的意义
2.1 是一种使慈善产业由被动变主动的手段
以往,慈善主要是以项目为依托,以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ted Nations International Children's Emergency Fund,简称UNICEF)为例,2012年,UNICEF将94%的自愿捐款用于卫生与营养、水与环境卫生、教育、艾滋病、儿童保护、社会政策、突发事件和综合项目等儿童援助项目。捐款者可以选择捐款的项目,但并不能却不能直接了解到接受捐款的儿童的真实情况。通过影响力投资,投资者不仅可以获得必要的回报,还可以了解到资本真正产生的社会效应。从而扫除了企业家投身慈善的顾虑,从体制的角度激发了慈善的动力。正如我国古代道家学派著作《老子》所云:“授人以鱼,不如授之以渔”。从发展的角度来讲,这将对国家未来的社会风气、价值取向都带来深远的影响。
2.2 为整个社会提供绿色稳定发展的机会
影响力投资基本的出发点是对社会公平和环境保护的追求,它所致力于解决的问题和方式涉及方方面面、意义深远。就国家而言,影响力投资为社会的弱势群体提供了更多的就业机会,失业率降低。尽管根据菲利普斯曲线(Phillips Curve),失业率越高,通货膨胀率越低,失业率越低,通货膨胀率越高,但是相比通货膨胀率,失业率更容易造成社会动乱,更需要注意的是同样是较高的失业率,社会底层人群带来的危险性更高,一方面,底层人群人口基数大,失业人口总数多,另一方面,底层人群在社会中的再就业能力不强,人们一旦处于别无选择的境地,过高的失业率就会导致严重的社会问题。所以,影响力投资,在维护社会稳定方面有着重要意义。同时,根据奥肯定律(Okun's law),失业意味着生产要素的非充分利用,失业率的上升会伴随着实际GDP的下降。而充分就业则意味着实际GDP的上升。影响力投资将为国家实际GDP的增长和充分就业提供新的机会。
3  国外影响力投资的发展情况
3.1 国外影响力投资的历史背景
历史上,监管和在某种程度上的慈善事业都试图最小化商业活动的负面社会影响。曾经也存在着个人投资者使用社会责任投资来衡量投资的价值的一段历史,通常是通过避免投资于特定的有负面影响的公司或活动。上世纪90年代,杰德爱默生提出了综合价值的概念,即对基金会的捐赠投资应符合基金会的使命,而不是仅仅追求财务回报最大化。同时,企业应用污染预防、企业社会责任、和三重底线等标准来测量企业内部和外部的非财务性的影响。2000年,纽约大学斯特恩管理学院的巴鲁克列弗在一本同名书中综合评估了无形资产的价值,并进一步提出了应考虑影响企业产生的非财务效应。
3.2 国外影响力投资的市场规模
用于影响力投资的基金数量在过去的五年迅猛发展,2009年研究公司魔特力集团的一份报告估计,影响力投资行业的投资资产可能会在未来十年间从目前500亿美元增加到5000亿美元。这些资产存在的可能形式包括股权、债务、营运资本的信用额度和贷款担保。最近几十年内有很多影响力投资的案例包括许多投资机构、社区发展金融和清洁技术。其增长的部分原因是为了回应对传统的不可持续发展的慈善事业与国际发展形式的批判。
许多发展金融机构如英联邦发展公司和挪威的挪威基金也可以被认为是影响力投资者,因为他们分配一个部分的组合投资到一些提供经济回报和社会、环境效益的投资中去。
3.3 国外影响力投资的运行机制
影响力投资发生在不同资产类别和投资金额。最有名的机制是私募和风投。个人天使投资者也是影响力投资者的组成部分。“社会风险投资”或“长期资本”类的影响力投资与其他风险投资有着类似的结构。投资者可能扮演积极的角色指导或领导公司的发展,类似于一个风险资本公司协助刚刚起步的公司发展。
影响力投资主要发生于向机构投资者开放的机制。然而,有很多方法可以使个人投资者为刚起步的旨在收获经济收益和社会影响力的企业提供早期资金。包括RSF社会融资,卡尔弗特基金会,Microplace基金和私人影响力集中财务顾问(如HIP投资者)。
4  国外影响力投资的先进经验
4.1 企业家精神
从影响力投资的动因上来讲,国外的很多企业家都具有为社会公益事业做贡献的意识,也正是我国部分企业家所缺少的。前世界首富、美国微软公司的董事长比尔·盖茨(Bill Gates),在2008年6月27日正式退出微软公司,并把580亿美元个人财产捐到比尔和梅琳达·盖茨慈善基金会。全球排名第二的富豪巴克菲勒也将自己80%的财富交给盖茨一并打理。正是国外企业家的这种社会责任感和企业家精神,为国外影响力投资的发展提供了十分有利的动机。企业家愿意将资产投入到影响力投资中去,这是实现发展的第一步。
4.2 政府支持力度大
在JP Morgan于2010年11月29号发布的影响力投资的全球调查研究中指出,投资到社会企业中的资产将享受优惠的税务待遇。这种税务上的优待将会进一步刺激投资者将资产投资到经济收入相比较低的项目中去。捐助者指示基金(donor advised fund“DAF”)是一种类似于为将来的慈善事业进行储蓄的基金。凡是投资到捐助者指示基金中所获得的收益都可以享受所得税的慈善类税务减免。无论是从医疗、教育、环境等角度分析,政府采取的这种激励措施是很有必要、也是很有效的。而且政府在税收方面的让步也将从这些企业和投资所减少的政府医疗保障支付、环境保护支出和教育经费支出中得到对冲。
4.3 对社会影响力已有可行的衡量体系
尽管衡量企业的社会影响力并非易事,影响力投资者一直在支持社会效益报告方法的发展。影响力报告和投资准则(the impact reporting and investment standards“IRIS”)为标准化的社会影响力报告和方便行业准则的创造提供了分类标准。全球影响力投资评级系统(the global impact investing rating system“GIIRS”)优化了影响力报告和投资准则的定义和附加数据,来评估投资所带来的影响力的相关价值,从而帮助为投资决策提供资料以及逐渐降低由整合投资的标准化信息所带来的成本。
5  影响力投资在中国的发展状况
5.1 影响力投资现状
中国的社会影响力投资最初起源于以慈善为目的的传统的非公募基金会。这种基金会不以追求任何公司或个人的直接或潜在利益为目标,而是仅仅以公共利益为价值追求。基金会所获得的商业盈利仅用于支持其公益项目的可持续发展。与影响力投资既追求经济收益有追求社会影响力的定义并不相符。
目前,影响力投资在中国是崭新的概念,大多数企业仍然只关注商业利益。许多企业的商业模式其实本身就含有环境和社会效益,但这些企业对影响力投资的概念尚不了解,因此也不会将自己定位为“影响力”企业,即使他们做的或许正是影响力投资。同时,也有很多企业或者社会企业家已经在追逐商业利益的同时试图对社会和环境做出一定的贡献,这也为影响力投资在中国的传播与发展奠定了基础。在表1中我们列出了近年来在中国进行社会影响力投资的主要机构。
5.2 影响力投资在中国的前景
在未来10年中,全球范围内影响力投资预计达到4千亿到一万亿美元。在这样的大趋势下,中国社会企业应该当抓住机会,获得基金会的支持及影响力投资。中国的经济形势也是一片大好,如若乘风破浪,抓住影响力投资发展的势头,在站在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基础上,引入和大力推广影响力投资,相信会受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而且,毫不夸张的说,影响力投资不仅不会拖累中国经济的增长速度,相反,还会带来一系列的好处,如治理污染排放,废物循环利用,社会福利设施等。
6  借鉴国外经验发展我国影响力投资
国内影响力投资的不足之处:
纵观全世界外国的影响力投资相对成熟一些,很大程度上能够真正的做到既有影响又实现商业收益,而在中国,影响力投资正处于起步阶段,很多方面尚不完善。
①切入点单一。从政策和公共关注的角度看,中国目前影响力投资主要还是集中在环境保护,绿色经济方面,这方面政府的政策和法规比较多且相对明确,而对于社会慈善,社会弱势群体的关注还远远不够,虽然政策并不缺少,但如果不能真正做到有社会影响,影响力投资也就和新能源环保企业无异了。
②市场机制不完善。长期以来,对于弱势群体的关注多是以政府行为为主导,这一部分功能并没有释放给社会去做,目前对贫困和弱势群体的教育、医疗等方面的工作都是在中国各级政府的体系内进行的。这就使得支持弱势群体的事情比较难于用社会和市场的方式参与其中,这也是为什么所谓“社会企业”(social enterprise)在中国的推广依然举步维艰的原因。
③参与人数不足。影响力投资目前的参与人数,社会的影响程度,公众的认知程度仍显不足。主要是一些有环保意识或有慈善倾向的社会企业家们来做,而普通大众仍然信赖传统投资,并没有对影响力投资引起足够的兴趣。这就使得影响力投资在中国的推行速度与发展程度大大降低。
7  国外先进经验对我国发展影响力投资的启示
7.1 进行企业家精神教育,提升社会责任感
据统计,2000—2004年间,美国50名最大的慈善家捐款总额达650亿美元。然而来自中华慈善总会的统计资料表明,中国大陆的富豪拥有80%以上的社会财富,但对慈善事业的捐赠所占比例却不到15%。可见,我国进行企业家精神教育、提升社会责任感的紧迫性和必要性。笔者认为,我国的大学可以向发达国家的优秀商学院学习,开设企业家精神或以慈善为主题的课程,从而帮助未来的企业家领导者们提升社会责任感。社会的新闻媒体应对企业家的慈善行为加大报道,从而呼吁其他企业家、机构、个人进行影响力投资。应在我国的社会文化中形成一种以乐善好施,支持影响力投资为荣,以挥金如土贪图安逸为耻的认知和风尚。
7.2 政府应加大扶持力度,给予政策上的支持
目前我国经济正处在软着陆的过程中,依靠政府投资而增长的GDP已经接近饱和,一方面政府的大量投资并不是健康经济的宏观经济运行形势,另一方面,我国的气候和环境条件每况愈下。影响力投资正是一个解决经济大规模依靠政府投资并且环境条件不断恶化的美妙结合。政府应充分意识到影响力投资所能带来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潜力。政府在影响力投资的发展过程中起着与足轻重的作用,根据国外的先进经验,政府应在税收方面对可按照影响力投资划分的企业和投资者减免费用,从而刺激影响力投资。
7.3 制定具有中国特色的衡量影响力的行业标准
影响力投资较难发展起来的原因之一就是社会影响力的衡量标准难以确定。目前,我国还没有形成一套可行的社会影响力的报告体系。我们应结合国外正在发展的行业标准,将影响力衡量体系本土化。将社会企业的影响力量化,从而为投资者提供衡量一个社会企业经营状况和获利能力的渠道。只有这样,影响力投资才能真正在我国形成规模,发挥它慈善和盈利的目的。
7.4 增加社会企业的生命力
一项投资归根结底吸引投资者的是收益。而企业获得收益的能力就是吸引投资的关键。目前,国内大部分的社会企业是需要靠政府的不断“输血”才能存活的,不是停留在表面就是流于形式化和政绩化。就更谈不上经营的可持续性了。与此同时,社会企业的公益项目往往缺乏创新,这也会给企业自身带来困境。一方面是执行的难度,另外则是外部参与的难度。相比较而言,国外的社会企业拥有更强的生命力。在JP Morgan2010年11月29日调查中投资者对影响力投资行业基准的回报率预期达到了11%—28%。因此,我们也应完善社会企业本身的运营机制,增强它的营运能力和获利能力,从而吸引更多的投资,形成良性循环。
参考文献:
[1]Nick, O’Donohoe; Christina, Leijonhufvud; Yasemin, Saltuk. Impact Investment [R]. USA: JP Morgan, 2010.
[2]Amy, L, Cheney, C, P, A, Kathryn, E, Merchant, and, Robert, Killins, Jr. Impact Investing: A 21st Century Tool to Attract and Retain Donors [J]. THE FOUNDATIONREVIEW,2012(4):1-12.
[3]Money for Good[R]. USA: HOPE CONSULTING, 2010.
[4]IMPROVING LIVELIHOODS, REMOVING BARRIERS[R]. USA: GLOBAL IMAPCT INVESTING NETWORK, 2011:1-12.
[5]张玉利,杨俊. 国外企业家精神教育及其对我们的启示[J].中国地质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4,4(4):22-27.
[6]上海财经大学社会企业研究中心、北京大学公民社会研究中心、21世纪社会创新研究中心、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社会政策与实践学院.中国社会企业与社会影响力投资发展报告[R].博鳌亚洲论坛:瑞士银行集团,2013:28-35.
[7]http://en.wikipedia.org/wiki/Impact_investing.
[8]http://www.21cbh.com/HTML/2012-12-28/yNMzczXzU5ND
UyNA.html.
[9]http://article.yeeyan.org/view/247338/352563.

 

返回
首页 杂志社介绍 新闻中心 期刊导读 人才招聘 联系我们